這是一齣日劇,不過相較於一般的日劇大約10集到12集的情況下,它只有短短五集,算是收得相當精彩,而且完全沒有拖戲的情況發生。

這齣日劇是改編於池井戸潤的作品。池井戶潤之所以會寫出這樣的一本書,也是因為2002年時,三菱汽車發生汽車開一開,然後輪胎飛出去,打死人的意外,當時的三菱汽車高層知道其實是自己所生產的汽車有瑕疵,但是,故意把責任歸屬,推到拖車商的身上,後來警方調查之後發現,三菱之前也曾發生類似意外,而事後三菱在主動回收檢查中,也發現有三成的輪胎零件,疑似因為結構問題出現龜裂,卻涉嫌隱瞞不報,因此遭到起訴。最後在2004年時,包括前董事長在內,七名高級幹部,遭到逮捕。而這個事件就變成了池井戶潤的靈感,寫出了故事背景相似的一個故事來。

在hope公司工作,真的會有希望嗎?還是帶來的是絕望呢?那麼,是什麼導致絕望的呢?組織跟complaince(規章)真的重要嗎?還是無辜的受害者才是重要的呢?當規章遇上了人命與他人的的未來時,什麼才是我們真的應該遵守的呢?

故事是描述一間運輸公司,因為在運送的過程中輪胎飛出去,導致一名母親死亡,而運輸公司從頭到尾都不相信這件事故是自己的錯,因而展開了調查。作者是以三方的角度去探索這件事的,一方是運輸公司本身,一方是製造並賣出拖車的汽車公司─HOPE,而第三方是在HOPE旗下的銀行。

運輸公司的赤松社長一方面要調查出真相,一方面要承受社會的責難,一方面又要面對發生事情後,品牌傷害所帶來的業績下降,而對手又是強大的公司,甚至很會在背後耍小花樣,來個釜底抽薪,讓他們在公司倒閉的邊緣中游走。而汽車公司的澤田課長一邊要跟小蝦米爭鬥,一邊要對抗自己的內部鬥爭,對他而言這是一場天使與惡魔的鬥爭。在HOPE銀行工作的井崎,要跟記者好友打交道,又要跟未婚妻的叔叔談融資,還要去頂住上級的壓力。這三個男人、三種面向,刻劃出的是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戰爭。

在劇中有一段對話是值得耐人尋味的,當公司危難之際,有職員向赤松社長提辭呈時,旁邊的宮代專務說:「公司的困境反過來是一種考驗,能讓我們看見平時看不到的東西,有員工甩頭就走,也有人像駿一一樣緊跟不放…越是困難越是考驗員工…不,越是考驗一個人的價值。」記得林老師上課時曾經說過:「遇到困難,一定要去面對它,這樣你才可以超越自己。」人生本來就是苦的,但是,你要苦的有價值!

人生就像是拔河一樣,在繩子的一端是自己,另外一端是惡魔,每一個人同樣地都有跟惡魔拔河的時候。最後片尾時,大魔王狩野跟井崎在獄中的對話是這麼說──「狩野:『企業是組織結構,我有義務為組織效力,去維護HOPE公司數以萬計的員工及其家屬的生活,當時我只好那樣做。』井崎:『我明白,但是我想專務選錯了方法,就算是為了數萬名員工,犧牲無辜者的生命,我想也不能夠被原諒,真正的遵守規章(complaince)不是去維護企業,而應該是去維護每一個人的吧!』」當拔河拔不贏惡魔時,我們什麼也保護不到。

在日劇當中的HOPE汽車最後結局是收掉了,但是現實當中的三菱還在賣機車;不過,劇終究只是虛構而已,但是,劇中所要表達的理念,在閱聽眾的心上,是不會抹滅的。

全站熱搜

helen1986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